《理想生活的起点》:每个人面对两种期待会有四种反应,类似霍格

时间:2020-06-10       来源:

四种倾向

在某个冬风强劲的午后,我走进大西洋碳烤餐厅,当时的我并未意识到,与友人接下来的这段对话,将对我的未来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

当我咬下眼前的起士汉堡,友人正吃着沙拉时,她不假思索地说:「我想要养成跑步的习惯,但就是做不到,这真的很烦。」她接着补充道:「我高中参加田径队时,从没缺席过任何一次练习,但为什幺现在就办不到?」

她的这段话在我心头萦绕多年。

「为什幺呢?」我回应她。

「妳知道的啊,现在要留点时间给自己真的很难。」

「嗯。」我说。

接下来,我们又聊了一些其他不相干的事情,两人道别后,我却忍不住一直回想过去的情景。她还是我高中时认识的那个人,想做的事情也没变,既然她之前可以维持跑步习惯,为什幺现在做不到?是因为年龄?动机?家庭?地点?团队精神?还是有什幺其他原因?

她以为大家都有「私人时间不够」的困扰,但其实我没有。那幺我俩的差别究竟为何?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努力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

我是如何发现人有四种倾向

有人说,这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会把所有人进行分类的那种,另一种则不会。我肯定是前者。

我最大的兴趣就是探讨人性,不停寻找人类行为及其背后的规律。

这些年来,我一直在研究快乐与习惯。我慢慢了解到,要建立一个快乐、健康、更具生产力的人生,靠的可不是魔法,而且也没有一体适用的答案。不同的人需要不同的策略。事实上,在这个人身上管用的方法,在别人身上不见得有效。有些人是早起的鸟儿,有些人则是夜猫子;有些人在强烈诱因下表现较好,有些人只需适时提醒即可;有些人喜欢简单,有些人则渴望丰富。

事情还不只如此。当我思索着友人对自身跑步习惯的观察,我意识到在「早鸟与夜猫子」更深入的不同,存在某种足以塑造人类个性的根本差异——某种非常深邃却又十分明显的特徵——我却一直没看出来。

为了找出到底漏掉什幺,我在个人网站上贴出几个问题,希望网友们帮忙回答。问题包括:「你对新年计画有什幺看法?」、「你会遵守交通规则吗?会还是不会,为什幺?」、「你是否曾因为好玩而报名某个课程?」随着网友的答案涌入,我在不同的答案中发现明显的规律。真的很奇妙,彷彿大家的答案都有志一同地差不了多少。

举例来说,关于新年计画的问题,有一部分人给出的答案几乎如出一辙:「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会制定计画并执行,但我不会选在新年第一天开始做,因为一月一号这个日期对我而言只是随意的一天,没有任何意义。」

所有人都用了「随意」一词。这个词引起了我的兴趣,因为一月一号这个日期是否随意对我来说从来就不是问题。但这些人却给出相同的答案。他们还有什幺其他共通点呢?

还有更多人说:「我再也不订新年计画,因为基本上都做不到,我也一直都没什幺自己的时间。」

另一群人则说:「因为我不想绑住自己,所以我从不订计画。」

我知道这些答案背后存在某种意义,但就是看不明白。

反覆思考多月后,我终于想通了。我坐在家中书房时,碰巧瞄了一眼字迹潦草的待办事项——我突然开窍了。

这个最简单、最关键的问题就是:「你如何面对期待?」

我找到了!

我可以深深体会到阿基米德走出浴缸时的兴奋之情。

我坐在书桌前一动也不动,但心中涌现许多关于期待的思绪。在当下,我意识到每个人一生都会面对两种期待:

外界期待:他人对我们的期待,例如工作完成期限。内心期待:我们对自己的期待,例如执行新年计画。

接下来是我的重要发现:依照人们对上述两种期待的反应,结果大致可分为四类:

    自律者:对外界期待与内心期待皆有回应。质疑者:对任何期待都会提出质疑,唯有在合理情况下才愿意达成期待;换言之,这类人只对个人内心期待有所回应。尽责者:在内心挣扎下,依然会做好外界期待的事情。叛逆者:抗拒所有的期待,无论是外界或内心期待都一样。

就是如此简单。当初在我心中简单而直白的问题,答案就是,无论是谁,都会属于上述四种类型之一。

现在,我终于知道友人为何无法如愿养成运动习惯:因为她属于尽责者。当她参加田径队时,在教练的期待下,要她按时练习不成问题;但在面对个人的内心期待时,她就会出现挣扎。我现在也能理解,为何在新年计画的问题上,会不断得到类似的答案。而且,我还发现更多有趣的事情。

四种倾向的架构清楚勾勒出我所观察到的行为模式,我也终于理解其他人看某些事情的感觉——只是大家都没特别注意罢了。

当我以四个对称、重叠的圆圈,在纸上画出一套完整的行为系统后,其所勾勒出的线条看起来倒像是精緻的厥叶或鹦鹉螺。我真心觉得自己揭开了某种自然法则:人性。

也或者说,我创造了某种像霍格华兹学院分类帽的东西。

《理想生活的起点》:每个人面对两种期待会有四种反应,类似霍格

勾勒出框架后,我开始深入一探究竟,写下〈命中注定的四种倾向〉一文,该文也变成《乌托邦的日常:习惯改变了,生活就轻鬆了》(Better Than Before)一书的第一章,这本书是关于改变习惯;我在个人网站中撰写关于四种倾向的资讯;我跟我妹伊丽莎白.克拉夫特(Elizabeth Craft)共同主持广播节目〈与葛瑞琴一起更快乐〉,我们会在节目中讨论四种倾向。每次讨论与倾向相关的话题时,都会获得读者与听众积极迴响。

大多数的人都可以从简单的描述中找出自己的倾向,但针对不确定或想要分析答案的读者,我设计出一套测验。已经有许多人接受过第二章中的四种倾向测验,读者也能在这个网站上进行测试。看到受测者的答案以及个人经验分享,让我有了更进一步的想法。(我注意到的其中一件事情,就是个人倾向会影响人们接受测验的意愿。质疑者会问:「为什幺要花时间和精力来接受测验?」而叛逆者会想:「你是要我接受测验吗?我才不要咧。」)

为了测试我对四种倾向的观察是否客观,我决定以框架内容为主题,在美国以成人为主要群体进行研究,不分地区、性别、年龄与收入。

至于我发现最重要的事情是什幺?就是四种倾向的分布。在这四种倾向当中,尽责者人数最多,高达40%;其次是质疑者,占24%;叛逆者最少,占17%;跟我一样属于自律者倾向的人,占19%,只比叛逆者略高一点,这让我挺讶异的。

这项研究也证实了我的许多观察:举例来说,提到新年计画时,自律者会选择制定;叛逆者会表示讨厌;质疑者只有在对的时机才会进行,而不是随兴所至去做;尽责者往往会选择放弃,因为他们还困在先前未完成的任务之中。

在修正框架内容时,我参考了红绿灯的概念,赋予每种倾向所代表的颜色。黄色代表质疑者,因为黄灯是提醒我们要先「等待」,才决定是否要继续前进,而质疑者在做出符合他人期待的事情之前,总是会先问:「等等,为什幺?」;绿色代表尽责者,随时都準备「前进」;红色代表叛逆者,通常都会选择「停下」或说「不」。因为这个世界上的红绿灯没有第四种颜色,我就自己为自律者选择蓝色——看起来挺适切的。

我在四种倾向的领域研究越深入,就越能感受到其巨大影响。

在我们思考倾向的同时,也能更深入认识自己。这种自我认识(self-knowledge)很重要,因为唯有以个人的本质、兴趣与价值为基础,才能建立快乐的人生。

同样重要的是,我们在认识四种倾向时,也能更加了解他人。清楚他人的倾向特质,便能与对方一同有效率的生活与工作——像是同事和上司、教师和教练、丈夫与妻子、父母与小孩,以及医护人员与患者。

认识四种倾向有助于我们更进一步认识这个世界。

四种倾向如何影响个人特质

我们的个人倾向是与生俱来的,与家中排行、教养方式、宗教信仰、性别都毫无关係,与性格外向、内向亦无关,更不会因为我们是在家、在公司或是与不同朋友相处而有所改变,也不会随着年龄增长而有什幺不同。每个人的倾向都是与生俱来的。

大部分人都不偏不倚地落入这四个区块的其中之一,这点就某种程度而言还真让我意外。虽然有时很难判断一个孩子的倾向(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我的其中一个女儿到底是属于哪种倾向),但在成人身上,我们可以清楚看出一个人行为处事的根本是属于哪一类。

除非是经历重大巨变、导致重塑人格的遭遇,例如濒死经验、重大疾病或严重成瘾,否则一个人的倾向并不会轻易改变。

不过,在某些历史背景或情况下,个人倾向在我们进入社会的道路上,或多或少都有所助益。例如在北韩,质疑者的问题可能会让他身陷囹圄;但在硅谷,质疑者的问题可能会为他取得晋升机会。

此外,人类的性格百百种,即便是具有相同倾向的人,个性也会迥异。无论个人倾向为何,有些人就是比别人更体贴或更具野心、聪明、控制欲、魅力、仁慈、焦虑、活力或冒险性。这些特质都大大影响了一个人如何表现自己的倾向。一个具有野心的叛逆者若想成为受人尊敬的企业领导者,其所表现出来的行为模式,就会与不在意工作成功与否的叛逆者有所不同。

有人会说自己具有多重倾向。他们会说:「我是尽责者,同是时也是自律者。」或者「我在不同的地方或跟不同的人在一起时,就会有不同的倾向。」这些话看似合理,但我要强调一件事:只要我再多问几个问题,这些人都会落入其中一种相同的倾向,几乎毫无例外。

没错,我们在〈倾向中的差异〉一节中会讨论到,每种倾向都与另外两种倾向有所重叠,而人们通常会偏向其中一方,但无论如何,自己所属的倾向依然占主导地位。

当然,无论一个人最根本的倾向为何,每个人身上都或多或少有一部分的自律者、质疑者、尽责者和叛逆者的特质。

无论是谁,在面对无法承担的后果面前,最终都会做出符合期待的事。叛逆者付过几张高额罚单后,也会乖乖繫上安全带。

每个人或许都会问,为什幺自己要符合期待?为什幺要因为没效率而讨人厌?为什幺要拒绝看似没道理的事情?

我们在某种程度上都必须达成期待,因为这对某些人来说很重要。如果孩子在医院刚做完手术,即便是最坚持的自律者,也会选择缺席星期一的定期晨会。

无论个人倾向为何,人人都想要有自主性。我们都希望他人是请託我们做事,而不是命令。此外,一旦受到他人控制的感觉过于强烈,就可能会引发「抗拒」——反抗对个人自由或选择权构成威胁的事情。

有一次,我在一场会议中描述四种倾向之后,有位听众过来找我,说:「我认为每个人开车的速度,只要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就不该受到任何限制。所以我肯定是个质疑者!」

我笑而不答。事实上,这件事情并非是说「因为我无视速限,所以我是质疑者」或「我不喜欢,所以我是个叛逆者」或「我喜欢列出待办事项,所以我是个自律者」如此简单。要找出自己的倾向,就得考虑许多个人行为的例子,以及行为背后的原因。举例来说,质疑者和叛逆者可能都会拒绝做出符合期待的事情,但质疑者是想:「我不做是因为这毫无道理。」而叛逆者是想:「我不做是因为你无权告诉我我该做什幺。」

我发现在四种倾向当中,每一种都有其难搞的特质。大多数人(包括属于这两种倾向的当事者,或是与他们相处的人)都觉得和尽责者与叛逆者相处最具挑战性。(这也是为什幺本书中介绍尽责者与叛逆者的章节比自律者和质疑者还长。)

许多人都会将我的四种倾向架构跟其他性格测验做比较,例如五大性格特质、个人优势分析、九型人格测试、迈尔斯.布裏格斯性格分类法、VIA二十四种人格测试——甚至是霍格华兹的分类帽。

对于任何一种有助于深入了解人性的探究方法,我都非常感兴趣,但我不认为把「这个」与「那个」画上等号是正确的做法。每一套架构都有特定的洞察机制,但如果要把所有系统全搅在一起,洞察机制就无法发挥作用;没有任何一种系统能完整且深入的描述人性的多样性。

此外,我想,有许多性格测验已经在其分类中塞入太多的细节成分。相较之下,本书所提出的四种倾向虽然描绘出人类性格的重要面向之一,但这也只是构成一个人身上多重特质中的一部分。本书中的四种倾向会向读者解释,人们为何会採取行动,又或者什幺都不做。

认识各种倾向的益处

每当描述四种倾向时,有时候我总觉得,人们想要找出「最好」的倾向,然后把自己塞入该选项中。但事实上,倾向之间没有所谓的好与坏。世界上最快乐、最健康、生产力最高的人都不是属于特定的倾向,而是懂得如何扬长避短、打造人生的人。

透过四种倾向中蕴含的智慧、经验与自我认识,我们便能更加有效利用时间、做出更好的决定,也能减轻压力、增加健康,并且与他人有效互动。

然而,如果不知道自己属于哪种倾向,就可能与成功擦身而过。举例来说,有个作家经纪人曾告诉我:「我认识一个报社记者,工作表现非常好,总是準时交稿,工作纪律也没问题。但他现在离开报社之后,改去写书,结果就出现了写作障碍。」

「我敢说那不是写作障碍,他应该是个尽责者。」我说:「之前要他按时交稿都没问题,但是一旦交稿时间较长,加上又没人管,他就无法按照进度工作。他应该要让编辑每週追蹤进度,或是加入作家社群,或是你可以要求他每个月都交一点东西给你。就是需要一点外部问责的压力罢了。」

还有,如果不了解四种倾向,可能就会出现不切实际的假设,认为人是会改变的。有一位女性读者写信告诉我:「我的丈夫是属于叛逆者类型,一想到他的本质是这样,而且永远不会改变,我就觉得很难过。叛逆者这种人就是『长不大』,他们难道不知道,这个世界不是只做你『想做』的事情就行吗?请问他最后到底会不会改?」我当下不想回答的太直白,但是天知道,我心里的答案是:我不认为他会改变。

人们也常问:「一个人的倾向会影响职业选择吗?」事实上,在每种工作中应该都能找到各种倾向的人,但思考一下职业与倾向的互动方式应该挺有趣的。举例来说,我认识一位专业的驯狗员,他属于自律者类型,而且也把自律者的精神体现在工作当中。但是我也可以想像,质疑者、尽责者和叛逆者会用什幺态度工作。

然而,就算每种倾向都可以做每种职业,但这不代表他们应该这幺做。认识四种倾向有助于认清为什幺我们可能会更(不)享受特定的工作。曾有位读者来信说:「现在我知道自己为什幺这幺讨厌这份工作了!我百分之百是个质疑者,而且还是个税务会计师。我压根就不想遵守一堆毫无意义的规则,而这也成为我在工作获得成功与快乐最大的阻碍。」

知道个人倾向也能让自己更有同理心,因为你知道:「嘿,我就是这类型的人,这没什幺错。我可以善用这一点。」还有一位自律者写道:「以前父母总告诉我要放鬆,我过世的丈夫也说要我放鬆,现在连我女儿都说同样的话。但我总算知道,原来我只是顺着心意做事,这还挺让人开心的。」

一位叛逆者表示:

一位尽责者写道:

先认识自己的倾向,才能改变情况、提升成功机率。要改变一个人的本质几乎不可能,但单单配合个人倾向来改变行为却不是什幺难事,例如认清期望的明确性、正当性、问责性或自由感。洞悉个人倾向有助于打造成功的环境。

洞悉他人倾向的益处

另一方面,认识他人的倾向,也能更加包容他人。其一,我们知道对方的行为并非针对个人,也就是说,质疑者所提出的问题并非是瞧不起主管或要挑战专业权威;只因为质疑者总是有问题。有位读者表示:「我跟叛逆者一起住了七年,现在知道原来他的行为模式对他而言是很自然的,就跟身为尽责者的我也有自己的行为模式一样。如此想来,心里就舒坦些了。」

知道他人的倾向,也能帮助我们更容易说服他人、鼓励他人,并且避免发生冲突。如果我们不考虑对方的倾向,说出口的话可能就无法达到效果,甚至出现反作用。事实上,如果想与人沟通,就要使用正确的语言——并不是自己最会讲的话,而是最能说服对方的讯息。只要稍加思考四种倾向的特点,就能说出一套让不同个性的人都能接受的说法。

反之,如果忽略了个人倾向,沟通的成功率也随之降低。自律者越对叛逆者说教,叛逆者就越抗拒。质疑者会给尽责者提出几个行动的合理原因,但这些合理的说法对尽责者起不了太大作用——因为对尽责者而言,外部问责的力量才是最关键的。

有位读者曾寄给我以下关于灯泡的笑话,贴切地描述了四种倾向之间的差别:

有位属于质疑者的营养师告诉我:「我的目标是要改善国人的饮食习惯。我正在写一本书,想告诉大家,我们的饮食习惯是如何受到文化及经济体系所影响。」她坚信只要这本书提出足够合理的论点,全国的人都会因此改变饮食习惯。这就是质疑者!

但若想要有效达成沟通目的,不管你是医生、教授、教练、老闆、配偶、父母、同事、老师、邻居或是生活中出现的任何人,若想说服他人做事,就得从对方的倾向着手,而不是从自身的角度出发——换句话说,这一点适用于所有人。

如果你是要把讯息传达给广大受众,让每种倾向的人都听进你的话也并非不可能。曾经在某个午后,我在一场商务会议中提起四种倾向时,我听到了一个非常有创意的例子。该集团的主管在介绍我之前,他先跟在场听众解释,为什幺在即将到来的週末,与会者準时出席其他会议的活动很重要。

结束演讲后,我很高兴听到他对现场四种倾向的同事分别做出不同的提醒。他说:「自律者,感谢你们配合我的準时要求;质疑者,我会给你一串你需要準时出席会议的理由;尽责者,我正在看着你,我希望你会準时出现;叛逆者,晚点去酒吧看你来不来。」没错,就是这样!

儘管我们所说的每个字在不同倾向的人耳中听起来都有不同的感觉,但跟叛逆者类型的小孩相处时,如果问他:「你现在想弹钢琴吗?」效果可能会比较好;但对自律者类型的小孩而言,他们应该会比较想听到:「现在该去练钢琴了。」

与健康相关的事情上也是如此。不管医生说再多,人们总听不进去。在美国,饮食习惯不良、运动量不足、饮酒、药物滥用、抽烟等等都是导致疾病与死亡的主因——而上述所有的行为都是受到意识所控制。如果想要说服他人戒糖、每天走路二十分钟、做复健运动、戒酒或按时吃药,若能先想想对方的倾向再开口,成功率会大大提升。

但别忘记,四种倾向的架构是要帮助我们更进一步了解自己,而不是限制自身的认同或可能性。有些人说:「当你给自己下定义,你同时也限制了自己。」我想,自我定义的机制非常有效,因为这正是自我认识的起点。四种倾向的架构并不是要限制成长,或将相关的事情贴标籤,而是要做为聚光灯,照亮人性中不为人知的那一面。

当我们了解自己、知道倾向是如何构成我们对世界的观感,就可以依照情况做出符合本性的事情——以及知道他人的倾向是如何构成他们的观感,我们便能更有效的与他人互动。

我们可以看到,在四种倾向的框架下,仅仅是微妙的用词转变,哪怕只是简短对话或是过程中的一个小小改变,都足以全盘改变一个人的行为模式。这一点很重要。如果患者固定吃血压药,他就能活长一点;如果学生完成教授指定的作业,该科就不会被当掉;如果夫妻之间能心平气和的对话,婚姻就能持久;而我如果不要在週末发工作邮件,就不会得罪同事。

生命中每天最大的挑战之一就是:「我要如何让人——包括自己在内——去做我想做的事?」四种倾向能让这一切变得非常简单。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理想生活的起点:善用四种天生倾向,改变习惯与人际关係,让日子越过越轻鬆》,商周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葛瑞琴・鲁宾(Gretchen Rubin)
译者:张瓅文

「为什幺我总是改不了坏习惯?」
「为什幺他总是叫不动?」

只要了解自我与他人的人格倾向,就能找到改变自我与他人的方法,
让生活更轻鬆!

葛瑞琴.鲁宾在《过得还不错的一年:我的快乐生活提案》、《待在家里也不错:过得还不错的一年2》、《乌托邦的日常:习惯改变了,生活就轻鬆了》中,透过亲身实践与分享,告诉大家「快乐」与「习惯」之间的关联。

然而,随着许多读者回馈「我没办法养成习惯怎幺办?」、「就算我改变自己的习惯,但别人的行为不改变有什幺用?这样生活根本无从改善。」,于是她逐渐发现,其实每个人与生俱来的特质,似乎是决定一切行为的关键。而就在某一天,她突然想通了这个核心分类法是什幺————那就是我们如何面对「期待(Expectation)」。

经由将「期待」分为外部期待(例如老闆交办的事项)和自我内部期待(你自己想做的事)两种。葛瑞琴得出了四种人格倾向:

自律者(Upholder):对外部期待和自我期待同样看重质疑者(Questioner):不理会外部期待,只在意自我期待尽责者(Obliger):先达成外部期待,在考虑自我期待叛逆者(Rebel):排拒接受外部期待,对自我也没有特定期待

面对任务时,这些人内心的OS通常是……

「人就是要有纪律,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是自然的,没什幺好讨价还价的。」→自律者「我会愿意做,但你得先给我一个合理的说法。」→质疑者「我的看法不重要,你要我做什幺我都会做。」→尽责者「规矩就是要来被打破的,你又不是我妈,我想干嘛就干嘛!」→叛逆者

只要搞懂自己与他人属于何种倾向,在此架构下,
仅仅是微妙的用词或些许的行为改变,
都足以全盘改变一个人的行为模式,
帮助你做出更好的决策、快又有效地完成工作,并且与他人的互动更加和谐!

《理想生活的起点》:每个人面对两种期待会有四种反应,类似霍格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