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尽教育:零个案的教师投诉覆核委员会

时间:2020-08-06       来源:

古时讚美地方管治得好,好多时用政简刑清去形容,老百姓安居乐业,夜不闭户,官老爷得闲吟诗作对,监仓拍乌蝇。一个地方如果罪案一单都无,纪录是零,是世外桃源的好地方。学校投诉覆检委员会自成立以来,是零投诉,显示香港教育无得弹,学校校政及人事关係完美过完美,事实是否如此?唔係噃。

教局推介欠积极 无存在感

远的不说,铁证如山的是东华三院李东海小学。这边厢,教师因投诉无门而走上自毁之路;另边厢,投诉覆检委员会自成立以来却未发过市,这说明什幺?王师奶认为有两个可能:一是教师根本不知道有覆核委员会存在;二是教师根本不信任这委员会。小妇人问过多名教师,大多面露惊讶之色,反问:「乜有呢个会咩?」如此说来,教育局有欠积极推介之责。

王师奶唔信邪,无理由覆检委员会连一笔生意都欠奉。既名「覆检」,一定有案在先才可覆,如果它从来都无收过要覆检的案件,则零个案有理,并非委员先生们「蛇王」。翻查教育局「优化学校投诉管理计划」,「优化学校投诉委员会」前身是「处理学校投诉临时委员会」,成立于2011年9月,于2013年9月改名,就如何优化学校投诉程序作出建议。2012至2015年间,分3期推行先导计划,据说效果正面,所有公营及直资校自起已全面实行优化安排(逼到人死还算优化!)。该委员会已于2018年2月解散。

校方自行处理 「无咁蠢」覆核

王师奶要还「覆检委员会」一个公道,由于资助及直资学校按「优化学校投诉委员会」的建议,自行处理教师投诉事件,好又好,坏又好,公道又好,唔公道又好,一切自行解决。为了臭屎密冚,强权霸道出齐,无咁蠢攞去「覆核委员会」献世㗎;何况十个教师九个唔知有呢个乜鬼覆核会,知天命的就「Good」声吞呢啖冤气,从此做顺民,条气唔顺的就谷埋谷埋做资深抑郁病者,郁结解唔开的就死畀你睇。

任文字如何流畅精通,讲座如何天花龙凤,计划如何滴水不漏,如果没有健全制度,一落入意志不坚、心怀叵测的人手裏,就会弄权,就会腐败。流畅的文字变成装饰;天花龙凤的讲座沦为推销场;滴水不漏的计划变为虚言。教师投诉要冒极大风险,用自己职业孤注一掷。如果投诉主任或副校长,有幸遇到一个公正严明的校长,也许你有30%获得平反,如果不幸遇到一个与副校长沆瀣一气的沙煲兄弟或金兰姊妹的校长,保证你以后无啖好食。

投诉校长 「自己人」查难申冤

投诉校长更不得了,你死咗九成。投诉校长可向校监或校董会投诉,但通常校监和校长关係密切,校监多是门外汉,不懂教育(教统会只要求校监受训6粒钟咋),除咗签名,一切靠校长做盲公竹。在校监面前,有校长讲,无你讲,你一定成身箭,校监眼中,你是刁民,是搞事者。你或可向教育局投诉,官员接到你投诉后会调查,会将你的投诉发还校监,校监会同校董会成员商讨(不要忘记,校长也是校董的一员,教师校董是校长的下属,你的冤情得雪?别做梦)。最后一招是向办学团体投诉,后果如何?林丽棠老师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王师奶真心希望改组后的「覆核委员会」能发挥作用,虽然我买细。

作者简介:不是普通师奶,家中米缸有几多斤唔知,但对香港教育界有几多牛鬼蛇神,有几多「呜喱单刀」措施,却一清二楚。「论尽教育」绝不手软

wongszelai@yahoo.com.hk

文﹕王师奶

[Happy PaMa 教得乐 第257期]

RELATED
    妈妈维特:人际冲突的学习民房四宝:学校是一个怎样的地方?自在讲妈:旧香港街市客座随笔:你的父母如何,你的日子也必如何?多多指教:孩子成长路 并非如教科书死板家庭有教:愈关心社会 读书成绩愈好?辣妈CEO:返屋企食饭变成奢望?升学攻略:幼稚园及小学篇

相关推荐